首页 > 科技·最新奇 > 叮咚买菜、每日优鲜同日提交IPO申请生鲜....

叮咚买菜、每日优鲜同日提交IPO申请生鲜电商或迎来终极大决战

来源:,每日优鲜,生鲜电商,叮咚买菜 编辑:财经时报 浏览:43 发布:2021-06-10 00:46:34

西红柿、土豆、猪肉、米面粮油……一系列在菜市场能看到的商品被码放到货架上,根据商品属性的不同,在这个面积400多平方米的仓库中被划分为百货区、冷鲜区、冷冻区等。与菜市场不同,这里没有消费者进来买菜,进进出出的是身着绿色工作服的配送小哥。这是叮咚买菜位于上海浦东某小区的一处前置仓。

“一天正常的订单量为1700~1800单,周末会上升到2000单左右。配送范围是周边3公里范围的居民区、写字楼等。”叮咚买菜一位前置仓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所在的站点拥有30多名员工,大致分为分拣员、配送员。配送员的底薪是3000元,提成按照订单重量大小,3元~15元不等,大多数配送员的月薪能达到1万元以上。

这种消费者不用亲自去菜市场,线上下单、配送到家的模式最早起步于2016年,从长沙逐步蔓延到全国,然而,行业发展并非一帆风顺,2019年不断爆出项目现金流断裂、团长被大规模挖墙脚、产品质量不过关等负面信息,大量中小玩家退出市场,整个行业也经历了一次大洗牌。新冠疫情期间的流量红利解决了生鲜电商长期存在的客单价、复购率低等问题,也为生鲜电商探索可行的盈利模式提供契机。

6月9日,叮咚买菜、每日优鲜均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招股书,分别将于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此次上市中,叮咚买菜的股票代码为“DDL”,承销商包括摩根士丹利、美银证券、瑞信。每日优鲜的股票代码为“MF”,承销商包括摩根大通、花旗集团、中金公司、华兴资本等。

更看重冰山之下的能力

从业绩来看,每日优鲜在2018年~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5.467亿元、60.014亿元、61.304亿元;2021年一季度为15.302亿元,对比上年同期则为16.898亿元。叮咚买菜在2019年、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8.801亿元、113.358亿元;2021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8.021亿元,而上年同期为26.038亿元。

2018年~2020年,每日优鲜的净亏损分别为22.316亿元、29.094亿元、16.492亿元;2021年一季度,公司的净亏损为6.103亿元,而上年同期亏损额为1.947亿元。2019年~2020年,叮咚买菜的净亏损分别为18.734亿元、31.769亿元;2021年一季度,公司的净亏损为13.847亿元,而上年同期亏损额为2.445亿元。

造成两家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都在于履约成本过高。每日优鲜2018年~2020年履约成本分别为12.393亿元、18.330亿元、15.769亿元,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4.9%、30.5%、25.7%。叮咚买菜2019年~2020年履约成本分别为19.369亿元、40.442亿元,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9.9%、35.7%。

履约成本主要由仓库租金、配送员工资等要素构成。在社区零售赛道中,两者均采用前置仓模式。截至2021年3月31日,每日优鲜已在中国16个城市建立了631个前置仓;叮咚买菜已在29个城市建立了超过950个前置仓。

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认为:“如果把生鲜电商的竞争力比作冰山,海平面上看到的是规模,之下是供应链能力,更为深层的是组织能力、财务能力、数据算法能力,叮咚买菜更看重冰山之下的能力。”

在做好供应链的同时,两者还需要获取用户来平台进行购买。

2018年~2020年以及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个月,每日优鲜分别拥有510万、720万、870万和790万名有效用户。2021年第一季度,叮咚买菜月均交易用户人数达690万。

庞大的用户数量得益于广告、营销推广等费用的支撑。2018年~2020年及2021年一季度,每日优鲜在销售费用方面的支出分别为7.955亿元、7.4亿元、5.892亿元以及1.676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2.4%、12.3%、9.6%以及10.9%。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一季度,叮咚买菜在销售费用方面的支出分别为2.604亿元、5.687亿元以及3.183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7%、5%以及8.4%。

自营型VS平台型

自去年以来,互联网巨头纷纷加码生鲜电商赛道。去年6月份,滴滴旗下社区团购品牌“橙心优选”上线;7月份,美团宣布成立“优选事业部”;8月份,拼多多旗下社区团购项目“多多买菜”上线;10月份,苏宁菜场社区团购平台在北京上线;12月份,京东集团表示,将向社区团购平台兴盛投资7亿美元。

目前生鲜业务的玩家主要分自营型以及平台型两种,其中自营模式又分为前置仓和仓店一体,而拼多多属于平台型。

前置仓和仓店一体模式最核心的区别在于前者完全放弃线下引流,通过压缩地租成本,追平纯线上获客的高额成本;后者承担较高的地租成本,门店具备线下引流的功能,同时从线上和线下获客。

然而,前置仓和仓店一体模式之间的优劣争议不断。目前,叮咚买菜、每日优鲜主要的获客来源依然是社交,例如通过和腾讯的战略合作在微信朋友圈进行在线广告投放。作为每日优鲜的对手,2018年盒马曾尝试前置仓模式,盒马创始人兼CEO侯毅得出结论称前置仓模式不是未来生鲜电商的终极业态。2020年3月,侯毅宣布现有的前置仓将部分退出,全力推进相比大店成本更低、开店更快的小店业态。

而作为平台型玩家的拼多多,其优势在于平台庞大的流量,但对产品品质的把控很难做到和自营模式相媲美。与此同时,从多多买菜的配送时间来看,其在生鲜领域也不具优势,而在品类上拼多多或可发力。

“平台型玩家只能经营一些保质期长的品类,比如水果、根菜;自营性玩家除了保质期长的品类,还可以经营一些保质期短的品类,比如鲜肉、叶菜。”新零售内参创始人云阳子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前生鲜电商已经成为各个互联网巨头必争的阵地。

不管是何种模式,他们都需要解决流量、货源、配送等最基础的问题。为了获取稳定货源,盒马、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等纷纷与各个蔬菜生产基地合作。在物流配送方面,各家利用智慧供应链,通过打通传统生鲜行业的多重中间环节,最大程度地缩短从田间到餐桌的流通环节,进行价值重新分配。

频道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