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最新奇 > NASA不必为“祝融”号而恐慌

NASA不必为“祝融”号而恐慌

来源:,火星,祝融,火星车,NASA 编辑:观察之声 浏览:14 发布:2021-06-02 10:00:53

NASA不必为“祝融”号而恐慌

NASA不必为“祝融”号而恐慌

从5月15日中国的火星车顺利登陆火星之后,美国的许多媒体对我国的火星探测发表了大量的评论。首先,这些评论从正面肯定了中国在火星探测技术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他们认为,中国是继美国之后第二个让火星车登陆到火星并顺利运行的国家。

《航天新闻》当日就发表文章认为,中国所以能够顺利的完成这次火星探测任务,是由于中国在近期的一系列航天任务中,攻克了大量的关键技术,为这次火星探测打下了技术基础。例如研制成功了长征五号大型运载火箭;在神舟飞船的研制中积累了再入大气层技术和降落伞技术;在月球探测任务中犮展了月球巡视车技术和深空通信技术等。其次,有些评论也指出一些美国政界人士,以及美国宇航局的领导也为此而担忧,如《航天评论》网站在5月24日发表发了主编杰夫·福斯特发表的文评论《红色星球恐慌》。该评论指出,这些人认为中国有可能会在美国之前首先实现载人重返月球,因此要求增加NASA载人登月计划的经费。

实际上这些担忧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在火星探测技术上,中国的火星探测确实有许多创新,如一次探测就实现了对火星的绕、落、巡;实现了首次自主探测火星就取得圆满成功和发射了世界上最重的火星探测器等。但“祝融”号和今年先到火星的美国的“毅力”号相比,还存在差距。例如火星车的能源,“祝融”号还是用太阳能,而“毅力”号已经利用更能保障火星车稳定连续有效工作的核能;火星车的重量是影响其功能的重要指标,“毅力”号为1043公斤也重于“祝融”号的240公斤;在探测仪器上,美国也比中国的更先进,同时“毅力”号还首次成功试验了1.8公斤重的火星无人直升机。

说到载人航天计划,正如该评论所述,中国正在集中力量建设地球低轨道的载人空间站。其实,从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来看,探索火星是全人类的共同事业,理应加强国际合作。为此,NASA何必惊慌!

下面我们将该评论全文译出,供大家参考。由这篇评论我们看到下列几点。首先,中国在火星探测方面,以它优异的成绩和实力得到了国际同行包括NASA在内的祝贺和肯定;第二,美国NASA将以此向国会要求增加其重返月球计划的经费;第三,美国在太空称霸的野心并未减弱,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美国对中国航天将持不友好和不合作的态度,但在NASA内部也存在不同的声音。

红色星球恐慌

by Jeff Foust

Monday, May 24, 2021

有时火星探测器只是火星探测器,但有时不是。

5月14日,当中国的“祝融”号火星车在火星的乌托邦平原地区着陆时,许多人庆祝了这一技术成就。中国是实现航天器降落在火星和维持其运行的仅次于美国的第二个国家 。科学家们期待着“祝融号”的仪器能揭示什么,比如它的探地雷达,可用来寻找地下冰层。

美国宇航局局长比尔·尼尔森周三在一份声明中说:“祝贺中国国家航天局收到来自“祝融”号火星车的第一张图片!”当时中国航天局公布了“月球车”传回的第一张图像,当时“月球车”仍在着陆台上方。他说:“随着国际科学界对火星机器人探索者的不断增加,美国和全世界都在期待“祝融”号的发现,以推进人类对这颗红色星球的认识。”

但就在尼尔森祝贺中国成功着陆的同时,他也在利用这一点警告美国国会,中国在太空有更大的意图。他在众议院一个有关NASA预算拨款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谈到中国时说:“这是一个非常激进的竞争对手,他们要把人类送上月球。这应该提示我们,我们需要振作起来,积极推进我们的载人着陆系统项目。”

NASA不必为“祝融”号而恐慌

上图是在5月19日的众议院拨款听证会上,美国宇航局局长比尔·尼尔森举着“祝融”号火星车的照片,说明中国的太空能力。

实际上,火星探测器和载人登月任务之间的联系有点模糊,但尼尔森似乎在证明,如果中国能在火星上可以着陆探测器,它就能在月球上找到更复杂的东西。当然,中国已经在月球上着陆了三个航天器,包括去年年底完成的嫦娥五号的月球采样返回任务。

尼尔森说,中国计划在未来几年内再完成三次机器人月球着陆器任务,并声称有研究表明,中国计划“在本世纪20年代的十年里,进行一次飞掠月球和一个月球着陆器任务”。由于中国已经完成了机器人月球登陆器和轨道器的探测,这意味着这些任务将是载人任务。实际上,除了中国正在开始在近地轨道组装空间站外,中国并没有宣布任何其它明确的载人任务的计划,。

尼尔森利用中国登陆火星的成就和宣告的月球计划,为美国宇航局自己的阿尔忒弥斯计划,来争取更多资金。他透露,美国宇航局要求国会基础设施和就业法案,提议支持包括54亿美元的载人着陆系统计划。这大概是为了让NASA在上个月给SpaceX单个任务合同和被抗议后,能加速进行公司的选择。除此之外,NASA还将为HLS计划申请资金,作为其2022财政年度预算的一部分,该预算的全部细节将于本周晚些时候公布。

由尼尔森参加的众议院的听证会结束后不到24小时,参议院商务委员会就前宇航员帕姆·梅尔罗伊担任NASA副局长的提名等议题举行了会议。确认提名的听证会对梅尔洛伊提的问题并不多,参议员们都支持对她的提名。委员会主席、华盛顿州民主党参议员玛丽亚·坎特韦尔在谈到梅尔罗伊时说:“很难想象还有谁比她更适合这个职位了。”

委员会成员共和党的特德·克鲁兹确实问了梅尔罗伊几个问题,其中一些问题与中国有关。不过,与上个月发射中国空间站第一个模块相比,他对火星探测器的担忧要少一些。那次长征5B发射任务将第一级留在轨道上,并于5月8日在印度洋上空重新再入,虽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但是它以一种不受控制的方式进行再入的。他问道:“NASA和我们的国际合作伙伴如何才能让中国减少‘先发射后提问’的做法,开始在太空中负责任?”。

梅尔罗伊回答道:“这是个好问题。”她主张制定行为准则,如减少轨道碎片准则。“当中国违反这些准则时,我们也需要像尼尔森局长那样,大声指责中国。”

这是引用了尼尔森在长征5B号重返地球后立即发表的声明。尼尔森在声明中说:“很明显,中国在太空垃圾方面没有达到负责任的标准。”“至关重要的是,中国和所有航天国家和商业实体在太空,要采取负责任和透明的行动,以确保外层空间活动的安全、稳定、安全和长期可持续性。”这些关于火箭再入和火星探测器的评论表明,美国宇航局领导层,将计划加大与中国的竞争,或者至少是被认为的竞争,以此为自己的项目赢得支持。

美国宇航局预算和财务高级顾问巴维亚·拉尔5月11日在月球表面创新联盟会议上表示:“第一个在月球上运行定期载人任务的国家,将制定规范和标准,其他国家将被迫遵循这些规范和标准。美国宇航局已提议通过《阿尔特米斯协议》为月球任务建立规范和标准,美国和其他8个国家已经签署了该协议。

但她表示,如果美国在某种程度上踌躇不前,那么制定这些规范和标准的将是中国。她警告说:“如果美国不比中国更早地重返月球表面,我们将无法领导国际伙伴关系,也无法建立与美国和民主价值观一致的深空行为规范和标准。”拉尔继续说:“在俄罗斯的参与下,中国将很高兴去制定深空探测的规则和规范,”她指的是两国在21世纪30年代某个时候在建立国际月球研究基地方面的合作。“随着中国计划的展开,世界上许多国家,包括我们的欧洲伙伴,都渴望与中国合作。”她总结道:“因为中国正试图重塑国际规则、规范、标准和机构,美国重返月球作为阿尔忒弥斯计划的一部分,以及与我们的方面国际合作伙伴签订的阿尔忒弥斯协议,将提高我们在地月空间对抗中国的影响力方面的努力。”

这些关于“祝融”号和中国的评论表明,拜登政府无意与中国在太空领域恢复友好关系。美国宇航局与中国的合作受到联邦法律“沃尔夫修正案”一项条款的阻碍,该条款对NASA与中国实体之间的双边合作进行了限制。

梅尔罗伊说:“中国的目标非常明确,那就是夺走美国的太空优势。我们的担忧是正确的。”一些主张放宽这些限制的航天业内人士,希望拜登政府能够对此持开放态度。但美中在月球上展开太空竞赛的幽灵,似乎已经使任何这样做的机会化为泡影。

克鲁兹在参议院的确认听证会上,问了梅尔洛伊有关“沃尔夫修正案”的问题。他问道:“你对中国在太空中日益增长的实力有什么看法?这让你担心吗?你认为《沃尔夫修正案》的护栏足以保护美国的太空技术和我们在太空和太空探索方面的全球竞争优势吗?”

梅尔罗伊回答说:“你的担心是对的。这不仅仅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登陆火星,还有几次登陆月球,以及开始建设一个近地轨道空间站。中国已经明确了他们的目标,即从美国那里夺走太空优势。我们的担忧是正确的。”她说:“我支持所谓的“沃尔夫修正案”。这是法律。NASA将继续遵守法律。”不过,她补充说:美国宇航局应该有能力与中国就一些问题进行对话,比如太空安全和太空交通管理。“我们必须在太空领域合作,所以有些时候,与中国对话符合美国的最佳利益。”

不过,梅尔罗伊去年提出了一个不同的观点。她在接受美国政府新闻网采访时谈到中国时说:“我认为,试图排除他们是一个失败的策略。” “我们关注这点非常重要。”

虽然NASA可能认为美中太空竞赛的前景将促使国会将资助阿尔忒弥斯计划和火星探索,但这些主张也可能被用作反对其他计划的武器。周五,共和党众议员弗兰克·卢卡斯和布莱恩·伯宾分别写信告诉尼尔森,下一个竞争的中等行星科学的新疆域计划任务,可能将推迟两年,理由是资金问题。

卢卡斯和伯宾对NASA在其2022财政年度预算提案中为地球科学项目寻求增加资金的计划提出了质疑。他们利用祝融号着陆的机会为行星计划争取更多资金,这可能是以牺牲地球科学或其他项目为代价的。

他们写道:“中国的成就与拜登政府放缓行星科学探索形成了鲜明对比。”“由于中国寻求扩大其行星科学项目,寻求国际合作以扩大其影响力,并证明共产党通过其科学成就影响中国人民是合理的,因此,美国推迟和削减行星科学探索,可能会对美国在太空的领导地位产生特别可怕的影响。”

不过,所有这些论点都取决于中国在太空的实际计划。在尼尔森在众议院要求拨款的同一天,中国国家航天局副秘书长姚建廷,在英国皇家航空学会的一次会议上,给出了中国航天活动的概述,包括祝融号着陆火星和发展中国的空间站。

然而,除了空间站的开发和应用之外,姚先生并没有谈论任何其它载人航天活动,他提到的未来唯一的月球任务是三个机器人着陆任务以及定义模糊的国际月球研究基地。至于火星,在他提及的时间表上,唯一的任务是一个采样返回任务,计划不早于2028年。除祝融号外,看来在一段时间内火星不会有很多新的访客。

本文转载自“空天大视野”

频道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