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最新奇 > 贝索斯前妻:拥有600亿美元的女人改写慈善....

贝索斯前妻:拥有600亿美元的女人改写慈善剧本

来源:,贝索斯,亚马逊 编辑:科技时报 浏览:99 发布:2020-10-14 17:48:21

若卡

很多人知道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前妻是因为一桩天价的商界离婚案。

之前,这位名叫麦肯锡·斯科特(MacKenzie Scott)女人其实不仅是贝索斯的妻子,而且是亚马逊的联合创始人,但她的作用一直鲜为人知。

不过,是金子总会发光。离异后的斯科特已经在在慈善界显示出不凡的才干。

本期推介Marker的文章《麦肯齐·斯科特,一个600亿美元身家的神秘女人的内幕故事》,作者Stephanie Clifford。

贝索斯前妻:拥有600亿美元的女人改写慈善剧本

实际上,斯科特是一名小说家,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她帮助亚马逊起家。如今,她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女性之一。

今年7月,斯科特宣布将向众多非营利组织捐赠17亿美元,从传统的黑人大学到紧急情况热线,在规模和方式上都令人惊叹——而斯科特正在成为一名独具个性的慈善家。

这么一大笔钱,斯科特本可以建一个癌症中心,用她的名字命名一个博物馆侧厅,让一所大学重新以她的名字命名。

或者,就像几乎所有从科技行业赚了大笔钱的人一样,她也可以根据自己关于如何最好地解决社会问题的理念,创建一个组织来发放资金。

但是,她选择了另一条路线。

这些机构不必达到什么指标,不需要讨好她,斯科特甚至拒绝了非营利组织表达感激之情的感谢信。

值得一提的是,她特别选择了由有“生活经验”的人领导的组织,例如由妇女领导的妇女团体,有色人种领导的种族平等团体等等。

凭借这一点,作者认为斯科特在慈善领域远远超过了她的前夫贝索斯,并改写了知名科技慈善家的典型剧本。

这些人常常表现得好像他们不仅擅长商业,还擅长解决社会问题。

就像斯坦福大学(Stanford)政治学教授罗布•赖克(Rob Reich)在谈到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或比尔•盖茨(Bill Gates)等科技超级明星时表示,他们将在业务和财富创造方面的技术官僚倾向转移到了慈善事业上,并不是对人进行的慈善。

不过,斯科特招致了一些有关捐赠不透明的批评和对她巨大财富来源的抨击。

疫情期间,到10月初亚马逊市值增长了近1.6万亿美元,并因为支付相对较少的企业所得税而引起颇多争议。

据政府和房地产记录显示,斯科特出身富裕,在加州托尼马林县(tony Marin County)的一个小镇上有一所房子,在旧金山的太平洋高地(Pacific Heights)还有一座豪宅。

她父亲经营一家投资公司,母亲积极参与慈善事业,直到斯科特大三结束时公司破产。

家庭的经济困难在斯科特的生活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大学期间她半工半读,并继续努力成为一名作家。

毕业后为了生计,斯科特入职对冲基金D.E. Shaw,遇到了贝索斯。

三个月后,贝索斯和斯科特订婚了,结婚时她只有23岁。

在这家公司时,贝索斯意识到互联网使用的迅猛增长,他想辞职,参与进来,做一件疯狂的事情,即使大多数初创公司都不成功。

斯科特接受了这种风险,鼓励贝索斯努力争取,开始新的人生。

贝索斯前妻:拥有600亿美元的女人改写慈善剧本

对斯科特来说,书籍就是艺术,她六岁就想成为作家。对贝索斯来说,书籍是一个机会。

1997年,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当时列出了大约20种不同的产品,然后选择书籍作为第一个在线销售产品,网上书店是在互联网增长的背景下最合理的商业计划。

而斯科特一直心甘情愿替贝索斯完成公司里的各项杂活。在当时痴迷于书籍的亚马逊公司里,她也没有展现出一个小说作家对书籍的狂热,连同事都很少知道。

所以,作者称,虽然贝索斯选择的主题是他妻子的爱好,但他的兴趣显然是围绕着公司的发展,并努力将亚马逊的业务拓展到其他领域。

直到亚马逊上市、贝索斯登上《时代》杂志,该公司很快挤满了拿着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的人,而不再是作家和书虫。

斯科特后来就悄悄离开了公司,开始专心写作,并在传统书店独立卖书。

她似乎很乐意把聚光灯让给丈夫,但这也意味着她经常被当做妻子而不是自己。

到2013年,贝索斯的身家约为250亿美元,经常独自出现在高调的活动中。

企业家和他们的故事在任何环境下吸收了所有的氧气,作为配偶反而需要很大的自信来接受自己是一个重要的参与者。

2019年1月,两人宣布在分居后离婚。他们并没有撕破脸,而是很快悄悄地达成了协议。

斯科特把他们75%的亚马逊股票和她的股份表决权给了贝索斯,留下的4%的股份当时价值约380亿美元。

截至10月初,她的净资产超过600亿美元。一夜之间,她成为了世界上最富有的女性之一。

也就是说捐赠人头脑中有一个关于改变的理论或策略,然后根据理论来选择接受资金的非营利组织,这样非营利组织就变成了自己愿景的转包商。

最不济,也要着重体现捐款的冠名权。

想想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在非洲疟疾控制工作人员培养等领域提供的高度具体的赠款;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为实现科学和教育目标提供的定向资助;

以及劳伦·鲍威尔·乔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解决芝加哥街头暴力的资助。

而贝索斯自己的慈善事业一直处于尴尬的境地,没有后续行动的细节披露,几乎只存在于Twitter上。

所以,虽然仍然有许多人抨击她的钱是通过避税、解散工会、逼迫工人等手段赚来的,但这仍是一个变革的时刻。

捐赠者信任非营利专家,信任社区中最需要帮助的人,这是慈善的权力转移。

频道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