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最好玩 >  教育减负越减越重?广东多名委员开“药方”......

教育减负越减越重?广东多名委员开“药方”

来源: 羊城晚报 编辑:运筹帷幄 浏览: 发布:2020-01-16 08:36:11
姚训琪 羊城晚报记者 宋金峪 摄

姚训琪 羊城晚报记者 宋金峪 摄

李子良

李子良

邓静红

邓静红

“减负”这件事,中国教育界喊了30年,减过十几次,往往却是越减越重。13日,广东省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上,羊城晚报记者专访多位身为校长或教育专家的委员,给减负开“药方”。

教育政策: 需有教育定力

2019年的减负政策,从晚9点做不完作业可以睡觉、禁止老师在手机上布置作业、中考取消考试大纲,到施行综合素质评价、公民同招等政策,都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和讨论。有的政策引发家长焦虑,客观结果是将孩子推向补习机构,增加了学生负担。

以深圳的初中生综合素质评价为例,在省政协委员、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姚训琪看来,综评是好事,引入综合、多元的评价系统,逐渐改变“唯分数论”,后来家长有不同意见,政策作出了一些调整。姚训琪认为,教育政策应该符合教育规律,教育部门应有教育定力,“一个政策,是不是遵循学生的成长规律?是不是遵循办学规律?如果符合这两点,就应坚持。”

政策出台前:

充分讨论、科学决策

当然,保持“教育定力”的前提,是政策的科学性。

一个政策,不同角度、不同利益群体肯定会有不同的声音。但是,教育政策是面向学生整体,立足于国家的人才战略、对下一代的培养理念、使用怎样的人才选拔机制。

因此,“政策出台前,应征求各方观点,各利益方充分表达诉求、社会充分讨论。”例如广州市中考体育提升考试标准,先出征求意见稿,最终达成3年缓冲期,让各方都容易接受。

政策执行不到位

加剧学生负担

省政协委员、广东华侨中学校长李子良以小升初政策为例,指出一些教育政策如果能够得到严格执行,本应能消解家长焦虑、为学生减负。“教育部明文规定:所有公办、民办义务教育学校都要严格遵守义务教育免试入学规定。但这一政策并没有被严格执行,各种以游学、研学名义进行的面试、测试愈演愈烈。”

省政协委员、广州市教育评估和教师继续教育指导中心主任邓静红也指出,教育系统存在教育政策执法不严,违法成本低的问题,在实践中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教育行政执法的不作为,对民办教育则长期缺乏监管,遇到上级查办的要求,搞“运动式”执法。

建议一: 严格执法、严格处罚

李子良委员建议,教育部门严格执法,严格执行教育部免试、就近入学等规定;严格处罚,发现一家严惩一家。

邓静红委员建议,建立专门的教育行政执法机构。同时,明晰并扩大教育行政执法的职责范围。采用“刚柔并济”的教育行政执法方式,逐步丰富教育行政执法的执法职能和方式,转变目前以教育行政处罚、行政许可等刚性执法方式为主的执法状况。积极探索和运用行政合同、行政调解、行政指导、行政奖励等柔性执法方式,促进教育管理方式的创新和优化。

建议二: 办好老百姓家门口的学校

姚训琪建议,政府应回归本质,“办好老百姓家门口的学校。”要达到教育均衡,需要三方面的实现:生源均衡、教师队伍均衡、管理水平均衡。“办好家门口的学校,是指学校至少不差、老百姓能接受,师资均衡、校长管理水平均衡,不同的孩子都有机会得到适合他的教育。”姚训琪认为,要做到这一点,政府应加大基础教育投入让更多优秀的人才愿意进入教育行业,给予学校和校长更多的自主权,让学校有能力为不同的孩子提供个性化的课程和教学。

羊城晚报记者 蒋隽

频道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