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致富·新商机 > 金科股权纷争余波未了 夫妻反目或波及公....

金科股权纷争余波未了 夫妻反目或波及公司控制权

来源:,金科股权纷争余波未了,夫妻反目或波及公司控制权 编辑:溺爱和你 浏览:6 发布:2021-07-09 21:37:08

投资研报

【硬核研报】电动车革命带动“钴盐”进入新一轮需求周期!“碳中和”背景下,全球供给格局正在重塑,A股一体化钴业龙头强势崛起

机构高呼“全面看多军工”:7年军工红利期已经来临!4条主线精选受益股

稀土超级重磅利好即将发布!迎接稀土的新时代!这些个股配置价值显现

【主力资金】顶级游资1.6亿爆买这只锂电股!自主汽车迎黄金发展期

大股东之间矛盾公开化是金科当下的最大困局。

遮遮掩掩几个月之后,上市房企金科股份大股东的内部矛盾彻底公开化。

7月8日下午,一封致金科全体员工的公开信在网上流传,落款署名为金科股份实控人黄红云的前妻陶虹遐。

公开信中,陶虹遐对黄红云在离婚后拖延办理股权拆分、对员工威逼利诱、对陶虹遐兄弟陶国林和陶建栽赃陷害等种种行为进行了控诉。

信中称,陶虹遐接下来将独立行使金科大股东的权益。这或许意味着双方一致行动人关系将瓦解。

金科方面对该公开信的真实性未予否认。内部相关人士回复第一财经称,上市公司近期会针对公开信内容发布具体公告,一切以公告为准,公开信中提到陶国林和陶建已被免职是事实。

另有知情人士称,《致金科全体员工的公开信》是真实的,系陶虹遐本人手机以短信形式发送,是陶虹遐意见的真实表示。

陶虹遐是黄红云的第二任妻子,在融创与金科长达四年的控股权争夺战中,她是关键人物,与黄红云“离婚不分家”,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帮助黄红云化险为夷。

如今因为陶虹遐的公开信显示,她已然站到了黄红云的对立面。金科股份午后股价跳水,最终收跌3.37%。

大股东开撕

2021年5月20日,融创套现离场一年后,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将黄红云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371,670,000”,黄红云和陶虹遐的离婚财产分割问题才被暴露。

起初,部分媒体将执行标的理解为“3.7167亿元”,在金科股份5月23日发布的公告中,甚至直接引述了媒体的表述,未对执行标的金额进行过更正。

实际上,执行标的的单位不是“元”,而是“股”。重庆市金科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由黄红云和陶虹遐分别持股51%、49%。金科投资是上市公司金科股份的大股东,持有金科股份14.2%的股权,因此陶虹遐在上市公司实际股权占比达到6.96%,即3.7167亿股,市值超过20亿元。

在成为被执行人数日之后,黄红云表示:“本人有能力且有意愿积极、快速推动金科控股将已经质押至陶虹遐女士指定人名下的股票完成分拆、过户及相关手续。”

6月20日金科股份公告称,3.72亿股已被转让至陶虹遐作为法人代表的重庆虹淘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外界当时解读为双方离婚财产分割已完成。

当时上市公司公告还称,金科控股、虹淘公司、黄红云、陶虹遐、黄斯诗仍互为一致行动人,股份转让不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

双方表面上终于“和平分手”,私底下却暗流涌动。

就在3.72亿股转让的同时,黄红云立刻免除了陶虹遐弟弟陶国林、陶建的职务。此前他们都在非常关键的岗位上——陶建担任金科总裁助理兼招标采购中心总经理、陶国林任金科监察委员会主任。

陶虹遐胞弟们的任职,很可能涉及双方一致行动人协议中的承诺。对于黄红云上述举动,陶虹遐在公开信中表示,“黄红云已单方面违背与我签订的一致行动人协议之承诺条款,以其行为单方解除了与我签订的一致行动人协议。故从我向集团董秘张强先生发函开始,将独立行使金科大股东的权益”。

如果双方一致行动人协议被撕毁,金科将再度面临股权分散局面。

控制权危机

家族成员股权分散一度给黄红云的控制权带来致命危机。

多年前,金科上演“解除一致行动人”大戏,虽然家族套现成功,却引来了控制权危机。

2011年,金科股份成功借壳ST东源在A股上市,三年后,黄红云家族所持的限售股解禁。

巧合的是,那一年,黄一峰与王小琴夫妇、黄斯诗、王天碧、黄星顺、黄晴、黄净、陶建等家族成员,都宣称和“黄红云、陶虹遐夫妇在发展战略、经营理念等重要方面逐渐发生重大分歧”,签署了《一致行动关系解除协议》。

随后,这些家族成员纷纷减持股票套现,到2015年时黄红云家族累计套现超过46亿元。

黄红云夫妇及其家族成员在高位减持,上市公司此后却股价低迷。那是金科的多事之秋,孙宏斌掌控的融创系以40亿元参与金科的股权定向增发,拉开了争夺控制权的序幕。曾经与家族成员解除一致行动人的举动,将黄红云的控制权置于危险境地。

到了2017年,当年一起减持套现谋利的黄红云、陶虹遐夫妇,竟然宣布离婚了。而融创已在二级市场大举增持金科的股票,两次举牌后,孙宏斌距实际控制人黄红云及一致行动人持股总比例只剩一步之遥。

作为利益共同体,陶虹遐在宣布离婚当日与黄红云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

在最危险的时候,孙宏斌控制的融创系合计持有金科29.35%的股份,而黄红云获得陶虹遐、黄斯诗为一致行动人加持后,掌控金科29.98%的股权,只比融创系多0.63%。

在逼退融创这场持久战中,陶虹遐的“站队”非常关键。然而,融创择机退出后,黄红云并未处理好与陶虹遐的离婚事宜,导致大股东之间硝烟再起,陶虹遐欲退出一致行动人,双方的矛盾或许将再次给金科带来巨大隐患。

此外,黄红云和陶虹遐,及其各自背后家族成员,在金科内部都根植多年,双方撕破脸或将带来人事动荡。

陶虹遐在公开信中称,“黄红云操纵金科一部分人,对金科部分员工进行威逼利诱,意图对陶建和陶国林进行栽赃陷害,目前已有大量员工因此被逼离职”,还倡议所有金科员工拿起纸笔,向金科内部内损公肥私、掏空金科利益的人和行为作斗争,以保障金科越来越好”。

早在今年年初,金科就经历了人事地震,核心高管大换血,周达当选公司董事长,杨程钧当选集团总裁,原董事长蒋思海成为金科股份首位名誉董事长,不再参与公司治理。

这被解读为黄红云在解决了长达四年的控制权之争后,开始回归核心管理层面。新上任的董事长周达曾是黄红云的秘书,深受信任。中国企业资本联盟理事长柏文喜认为,金科实际控制人黄红云有巩固其公司控制权的迹象。

在与融创一役中,黄红云示范了“攘外必先安内”,然而击退外敌后,随之而来的后院起火、大股东内斗,或许才是更致命的。

据悉,黄红云在解决控制权问题后,发布五年战略规划,曾称2025年销售额要达到4500亿,在当前房地产大环境下,要实现这一目标,变得相对困难。今年前6个月,金科的销售额为1020亿元,不达去年全年的一半。

附公开信原文:

致金科全体员工的公开信

自2017年3月我与黄红云离婚以来,其百般拖延办理金科金控的股权拆分,

2021年6月28日以来,黄红云操纵金科一部分人,对金科部分员工进行威逼利诱,意图对陶建和陶国林进行裁赃陷害,目前已有大量员工因此被逼离职。黄红云的行为,已的犯了法律,失去了一个金科大股东的行为底线。同时,黄红云的行为严重伤害了金科员工,已完全超越了作为一个合格的金科大股东的行为底线,如任由黄红云继续任意妄为,将严重影响到金科的正常发展,对国家、公司、股东及员工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和伤害。在此,我也正告黄红云,金科是个上市公司,不是你的私有企业,请让金科正常开展经营,少做对金科不利的行为,害人害己。

对受到黄红云迫害的金科员工,我呼吁大家拿起法律的武器,勇敢捍卫自己的尊严及利益,我将以大股东的名义,接受所有受黄红云打击迫害的金科员工的投诉及申冤。对于属实的情况,我将提请相关部门主持公道,还这些无辜受害者以清白。

在此,为了金科能更好发展,我倡议所有金科员工拿起纸笔,向金科内部内损公肥私、掏空金科利益的人和行为作斗争,以保障金科越来越好,希望你们捏卫自己的会法权益,更敢行动起来。有投诉内容或受迫害想申诉的,请信函至:重庆市渝北区人和街道湖山路金科中心五号楼虹陶大厦22楼,邮编401121;发送电子邮件至邮箱:150384583@qq.com

我衷心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和实际行动,让金科越来越好!

此致!

陶虹遐于2021年七月初

牛市来了?如何快速上车,金牌投顾服务免费送>>金科股权纷争余波未了 夫妻反目或波及公司控制权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频道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