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致富·新商机 > 挑战“带头大哥”沙特!石油兄弟内斗 给国....

挑战“带头大哥”沙特!石油兄弟内斗 给国际油价再添一把火

来源:,沙特,产油国,阿联酋,石油,国际油价 编辑:科学探索之路 浏览:31 发布:2021-07-08 03:04:34

下载

原标题:挑战“带头大哥”沙特!石油兄弟内斗,给国际油价再添一把火

钱小岩

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这个能源联盟总是充满了故事,一旦成员发狠斗法,油价瞬间就能“上天下海”。

由于阿联酋拒绝支持,原定重新召开的第18次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部长级会议被取消,市场对原油供需波动的担忧刺激国际油价大幅震荡。

消息传出后,推升油价继续向高位攀升,达到了201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在7月6日盘中,纽约商品交易所8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一度升至每桶76.98美元,是自2014年11月以来的近七年最高点。

不过就在去年三四月,油价还相当的“白菜”,甚至还偶尔出现过 “零油价”或“负油价”。这一切全因欧佩克的“带头大哥”沙特在3月与俄罗斯爆发价格战,油价在一天之内跌去破纪录的30%。

与沙特和俄罗斯的矛盾不同,沙特和阿联酋都是海湾地区的阿拉伯国家,国际舞台上也常常称兄道弟。此前,两国在能源问题上即便有所分歧,也大多会选择私下解决。然而,此次两国的能源分歧却很不寻常,不仅矛盾公开化,而且两国的能源主管官员在面对国际媒体时也唇枪舌剑。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青年研究员邹志强表示,此次阿联酋强势阻挠OPEC+延长限产协议,主要原因还是在于阿联酋希望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而未来沙特与阿联酋之间的关系,也可能会出现重大变数。

油价暴涨并不靠谱

就在7月5日,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多宣布,原定当天重新召开的第18次OPEC+部长级会议取消,新日期待定。

谈判破裂的直接后果是原油价格大涨——如果OPEC+在8月份不像预期那样增产,市场将面临原油供应紧张局面。OPEC+能否增产,不仅仅关乎其对石油市场的控制权,还事关全球经济的稳定复苏。

今年以来,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逾40%,纽约的WTI油价涨幅则超过50%。在过去12个月里,以上两个品种的原油价格均上涨了80%以上。

对此,美国白宫发言人在当地时间5日表示,美国正在密切跟踪OPEC+的谈判及其对全球经济从疫情中复苏的影响。“虽然我们不是谈判的当事方,但美国政府官员已经与有关国家接触以呼吁达成妥协方案,从而让增加生产的建议得以推进。”

增产不能推进,问题卡在了欧佩克的第三大产油国阿联酋身上。消息人士称,阿联酋此前接受了沙特等国的提议,从8月到12月分阶段增产约200万桶/日。但矛盾点在于,阿联酋表示除非OPEC+允许它将减产基线从320万桶/日提升至380万桶/日,否则不会同意延长减产协议。

OPEC+的两大主导国沙特和俄罗斯因为担心其他国家会效仿提出类似要求,而拒绝在基准产量上让步,使得谈判陷入僵局。

按目前计划,OPEC+将在2022年4月底结束减产,但OPEC+希望将剩余的减产配额延长至2022年底。

对此,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表示,除阿联酋外,延长减产协议的提议已被所有国家接受。他气愤地表示,他参加欧佩克会议已有34年了,都没看到像阿联酋这样提出要求的。

而阿联酋能源部长马兹鲁伊则表示,目前的OPEC+协议是“不现实的”和“完全不公平的”,“我们是一个理性的产油国,我们已经牺牲了很多,也愿意与其他产油国合作”。

为提高产能,阿联酋已经投入数十亿美元。按照当前每日320万桶的基准产量,阿联酋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产能被闲置,这一比例高于其他OPEC+国家。阿联酋表示,它并不是第一个寻求提高基准产量的国家。自去年首次达成减产协议以来,包括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科威特和尼日利亚在内的其他国家都提出过类似要求且被批准。

沙特国民银行高级经济学家阿米尔·汗认为,阿联酋希望的是尽快将石油储量和产能“变现”;而沙特更寻求油价稳定,以支撑国内大型建设项目。

今后几天,沙特和阿联酋可能各自公布8月份原油供应价格并商谈供应量,有可能存在重演去年沙特与俄罗斯大打价格战的风险。从国际石油巨头到中东产油国,市场将密切关注,对事态可能进一步失控的担忧显而易见。

“我们不想要价格战,”伊拉克石油部长伊赫桑说,“我们不希望油价超出当前水平。”他希望短期内OPEC+能够重开会议。

美国价格期货集团高级市场分析师菲尔·弗林表示,如果不能就下一阶段的产量政策达成协议,油价可能升至每桶85美元左右。

在分析市场为何先涨后跌时,瑞穗证券美国公司能源期货业务负责人罗伯特·约杰表示,一开始市场认为没有协议意味着没有供应增量,对油价构成支撑;但几小时后,市场担忧没有协议事实上可能会导致阿联酋单方面提高产量,其他产油国可能也会增加产量,油价可能大幅下跌。

荷兰商业银行商品策略主管沃伦·帕特森表示,僵局持续的时间越长,产量协议越有可能解体,鉴于石油需求前景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种情况是产油国想要避免的。

沙特与阿联酋兄弟相争

欧佩克争端暴露了沙特和阿联酋在能源政策上日益严重的分歧。阿米尔·汗说:“欧佩克目前的僵局显示,阿联酋正寻求在更广泛领域维护自己的经济和国家利益,不惜直面沙特。”

原油期货交易最早始于1972年的阿联酋迪拜。

因为与沙特在能源政策上产生摩擦,阿联酋甚至曾在去年萌生退出欧佩克的想法,不过双方最终选择了妥协。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邹志强表示,其实阿联酋一直有自己的经济独立性,但在国际能源领域一直选择跟随沙特,在减产方面做出了重大贡献,能源政策的独立性与可见性不高。当前国际能源市场出现新的变化,阿联酋希望在此领域也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而不再亦步亦趋地跟随沙特。

近年来,沙特寻求经济多元化、减少对石油依赖,在吸引外国资本和人才方面与阿联酋竞争,继而触动阿联酋的“蛋糕”。例如,沙特警告外国公司,如果他们不想丢掉沙特政府的合同的话,就必须在2024年之前将他们的地区总部搬到沙特。

阿联酋政治分析师阿卜杜勒哈利克说,作为阿拉伯国家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沙特和阿联酋的经济竞争正在逐渐凸显并且注定会加剧。

不过,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沙特想在商业、贸易和旅游业领域真正挑战阿联酋的地区中心地位,还需要时间。尽管如此,这种经济利益上的分歧开始传导到政治、外交等领域。

沙特和阿联酋同为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成员,两国高层关系密切,在地区也有共同制衡伊朗的需要。但近年来,阿联酋在一些地区事务上已不愿与沙特共同进退。

2019年,阿联酋决定从由沙特领导的也门内战中抽身。

2020年,阿联酋率先与以色列建交,削弱了沙特作为地区首席调停国的地位。而在今年1月,沙特等国宣布与卡塔尔恢复外交关系时,阿联酋却是最晚同意的。

而欧佩克谈判僵局之际,沙特内政部以防疫为由,在7月3日宣布,暂停所有沙特往返阿联酋班机,这一举动更让观察人士浮想联翩。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邹志强说,近年来阿联酋在外交领域内十分活跃,地区影响力快速上升,这可能会导致海合会新的危机,甚至是新的分裂危机。

下载

挑战“带头大哥”沙特!石油兄弟内斗 给国际油价再添一把火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频道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