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致富·新商机 > 珈创生物多项数据矛盾,两监事竟不是关联方....

珈创生物多项数据矛盾,两监事竟不是关联方? ​

来源:上市公司 编辑:娱乐情报网 浏览:13 发布:2021-04-28 17:25:04

投资研报

【王牌研报】基金核心抱团池股票名单曝光,外资或重掌A股定价权,中金看好这只票上涨空间72%

【硬核研报】价格竞争趋缓,快递公司月度经营数据亮眼!机构高呼优质赛道长期价值空间可观,快递龙头产业链地位将会提升

【硬核研报】医美行业高景气,产品储备竞相卡位轻医美赛道,增速最快

【硬核研报】供给格局重塑,锂精矿价格创近20个月新高,2025年全球碳酸锂缺口13%,把握锂资源端的强阿尔法机会

武汉珈创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为生物制品细胞质量检测及生物安全评估。公司主要为下游生物制品企业、医疗机构、科研院所提供细胞建库与保藏、细胞检定、生产工艺病毒去除/灭活验证及相应生物安全评估第三方服务。目前公司正在冲刺科创板上市。经我们研究发现,珈创生物的招股书中出现了现任监事与公司“无关联关系”的异常情况。此外,招股书披露关于公司现有测试设备数量的信息自相矛盾。公司对第一大客户的销售金额,也与该客户披露的相应采购金额相差不小。

现任监事与公司竟“无”关联

截至2018年末,珈创生物第四大其他应收款单位/个人为黄芝容,其他应收款余额为2.74万元,关联关系为“无”,欠款性质为备用金。

珈创生物多项数据矛盾,两监事竟不是关联方? ​

数据来源:珈创生物招股书

那么这位黄芝容到底是谁呢?招股书显示,最晚从2018年1月1日起至2019年9月17日辞职为止,黄芝容都担任公司职工代表监事。

珈创生物多项数据矛盾,两监事竟不是关联方? ​

信息来源:珈创生物招股书

换句话说,2018年12月31日,时任公司监事黄芝容当然应该是公司的关联方,但是招股书却称黄芝容与珈创生物没有关联关系,闹出了现任监事与公司“无关联”的笑话,令人啼笑皆非。

无独有偶,被“剥夺”关联方头衔的监事并非黄芝容一人。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末,李英霞是珈创生物的第四大其他应收款单位/个人,其他应收款余额为4.00万元,也与公司“无”关联关系,欠款性质为借款。

珈创生物多项数据矛盾,两监事竟不是关联方? ​

数据来源:珈创生物招股书

可是,与黄芝容相同,李英霞最晚从2018年1月1日就开始担任珈创生物的监事,直到2019年9月17日辞职。2020年7月24日,李英霞再次当选公司监事至今。

虽然2019年12月31日,李英霞当时并未在任珈创生物监事,但是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人的定义,“上市公司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在交易发生之日前12个月内,或相关交易协议生效或安排实施后12个月内,具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自然人,视同上市公司关联方。”因此,无论前后两次当选的李英霞是否同一个人,或者向公司借款的李英霞又是其中哪一位,截至2019年末,公司与李英霞之间应该具有关联关系。

招股书否认了黄芝容、李英霞两位监事与珈创生物之间的关联关系,直接后果便是招股书没有披露任何关于黄芝容、李英霞向公司关联借款的信息。这是否属于重大关联交易信息披露遗漏呢?

生物安全柜到底有几台?

招股书显示,珈创生物开展主营业务的主要测试环节都在生物安全柜中进行,通过生物安全柜可以测算出公司的设计检测能力。

按招股书给出的检测能力计算公式,已知N、X、M和L,将N、X和M相乘,再除以L,就可以得到E。

珈创生物多项数据矛盾,两监事竟不是关联方? ​

信息来源:珈创生物招股书

将上述公式作简单数学变换可知,在E已知的情况下,E乘以L,再分别除以M和N,就可以得到生物安全柜的台数X。

招股书披露,2020年度,珈创生物的设计检测能力E为10000次,公司检项的加权平均周期L为28天,生物安全柜能同时检测项目的数量M为55项,生物安全柜工作天数N为252天,由上述变换后的公式可以算出,生物安全柜的台数X为20.20台,四舍五入取整应为20台。

珈创生物多项数据矛盾,两监事竟不是关联方? ​

数据来源:珈创生物招股书

可是,另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末,珈创生物的生物安全柜数量高达47台。

珈创生物多项数据矛盾,两监事竟不是关联方? ​

数据来源:珈创生物招股书

两相比较,招股书直接披露的生物安全柜数量,比据珈创生物现有设计检测能力算出的生物安全柜数量,高了135%,差异巨大。

值得关注的是,招股书显示,2020年度,珈创生物的检测能力使用率为138.13%,实际检测次数远高于设计检测能力。但是如果公司的生物安全柜数量按47台计算,可以算出公司2020年设计检测能力应为23265次,当期公司实际检测次数为13813次,那么2020年公司的检测能力使用率将下降至59.37%,检测能力存在严重闲置。这样的话,公司申请IPO的募投项目“检测能力与服务体系建设项目”拟新增年检测能力4000次,是否必要?

销售额与第一大客户披露的采购额差异大

招股书显示,2018年度,三生国健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是珈创生物的第一大客户,当期公司向三生国健的销售额为275.38万元。

珈创生物多项数据矛盾,两监事竟不是关联方? ​

数据来源:珈创科技招股书

另据三生国健招股书显示,2018年度,珈创生物是三生国健第五大研发服务供应商,当期三生国健向公司的采购金额为153.10万元。

珈创生物多项数据矛盾,两监事竟不是关联方? ​

数据来源:三生国健招股书

两相比较,珈创生物披露向三生国健的销售金额,比三生国健披露对珈创生物的采购金额,高了79.87%,差异明显。

值得一提的是,珈创生物招股书中披露的销售额占比,是占当期营业收入之比。也就是说,按相同口径可比的原则,公司披露的销售额是不含税金额。如果三生国健披露的采购金额含税,那么按2018年技术服务增值税税率6%计算,三生国健对珈创生物的不含税采购金额为144.43万元。

按此计算,珈创生物披露向三生国健的不含税销售额,比三生国健披露对珈创生物的不含税采购额,高了90.67%,差异将更为明显。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珈创生物多项数据矛盾,两监事竟不是关联方?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频道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