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致富·新商机 > 依依股份申报上市前批量修改财务数据,这样....

依依股份申报上市前批量修改财务数据,这样的IPO项目华融证券都敢保荐?

来源:,依依股份,华融证券,IPO,申报 编辑:娇艳惊人 浏览:52 发布:2021-04-07 18:41:00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依依股份申报上市前批量修改财务数据,这样的IPO项目华融证券都敢保荐?

本文系富凯IPO财经解读公司第575期,天津市依依卫生用品股份有限公司。

内容:宋旭光

排版:孙恒

天津市依依卫生用品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6月,2016年8月完成股改,公司主要从事一次性卫生护理用品和无纺布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包括宠物一次性卫生护理用品、个人一次性卫生护理用品和无纺布。依依股份拟募资9.75亿元的用途,公司计划将其中3.86亿元用于宠物垫生产项目、1.14亿元用于宠物尿裤生产项目、2.54亿元用于卫生护理材料生产项目、2.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此次保荐机构为华融证券,保荐人梁立群、乔绪德。

据富凯IPO财经了解,依依股份曾于2017年1月在新三板挂牌,后于2019年10月摘牌。在其摘牌后的一个月内,依依股份完成了它的第三次增资扩股。公司以14.74元/股的价格发行了970.12万股,募集了1.43亿元的资金。今年5月,依依股份向深交所中小板递交了IPO申请文件。

当时入股的PE包括乔贝昭益、横琴架桥、深圳架桥、广州架桥、深圳印纪、晋江泓石合计6名机构投资者。其中乔贝资本为老股东,其余股东为新增股东。增资完成后,这6家机构所占股份13.72%,依依股份此轮融资估值达10.4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6家新增股东机构与实控人高福忠、高健父子签署了回购条款等特殊权利安排的补充协议。但在2020年3月,这几方又分别终止了上述协议。

反馈意见中要求按照《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有关要求对新三板挂牌、股权交易、摘牌等事项的相关情况进行说明披露,具体说明新三板定增时新增股东的投资人情况,实际控制人情况,注册时间、实缴资本、对外投资企业情况等,交易定价依据是否公允,是否存在股份代持、委托持股,2019年11月新增股东股份锁定承诺是否符合相关规定。

富凯IPO财经了解到,证监会2月5日发布《监管规则适用指引——关于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指引》共十一条,对IPO企业涉及的股份代持、异常入股、新进股东锁定期、多层嵌套等进行了归总和明确,也明确了新老划断的具体执行方式。其中,将需要锁定36个月的“突击入股”时间段由申报前6个月增加到申报前12个月。严把IPO入口关,完善股东信息披露监管。加强监管协同和信息共享,避免监管真空。

富凯IPO财经发现依依股份多次对年报进行修正,修正金额近千万,对于这种突击修改财务数据是否合理?

全国股转系统显示,依依股份2016年年报曾更正过两次,分别在2018年4月和2019年4月;2017年年报也曾更正过两年报,分别在2019年4月和2019年9月;2018年年报更正过一次,时间是2019年9月。

其中,依依股份将部分供应商的采购金额进行了修改。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度,天津市中澳纸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澳纸业”)是依依股份的第二大供应商。根据三版2017年年报,依依股份向中澳纸业的采购金额前后相差逾1000万元,即由首次披露的5913.95万元,先后下调至5093.81万元和4912.17万元。

同年,漯河银鸽生活纸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漯河银鸽”)是依依股份的第四大供应商。根据三版2017年年报,依依股份向漯河银鸽的采购金额前后相差逾633万元,即由首次披露的4538.75万元,下调至3905.69万元。

2018年度,中澳纸业是依依股份的第四大供应商。根据两版2018年年报,依依股份向中澳纸业的采购金额前后相差13.79万元,即由5794.04万元上调至5807.83万元。同年,天津市中泰创展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创展”)是依依股份的第五大供应商,根据两版2018年年报,依依股份向中泰创展的采购金额前后相差18.77万元,即由3307.47万元,下调为3288.7万元。

富凯IPO财经不禁要问一句:申报上市前批量修改财务数据,依依股份的财务管理是得有多乱?对于上述财务数据修正,保荐机构华融证券以及保荐人梁立群、乔绪德是否进行对应合同核查?这样的IPO项目华融证券都敢保荐,华融证券得是多大胆子?

另据依依股份发布的《申请文件反馈意见》,其中监管部门特别提到:“请保荐机构、申报会计师核查上述情况并发表明确意见,说明对发行人各类客户核查的情况,包括但不限于核查方法、数量、收入占比、核查结果是否存在差异并对差异说明原因。”然而在收到了上述反馈意见之后,依依股份并未公布反馈意见回复,也未针对招股说明书进行更新。

此外,招股书披露的境内主要客户信息,可以看出依依股份的境内销售客户几乎全部是从2016年之后开始合作,这也是依依股份招股书数据披露期间的前一年。这也就意味着在依依股份报告期前夕,公司的境内客户较以前年度出现了重大变化;但这并非是源自于境内销售增量所致,事实上,依依股份2017年的境内销售额为8559.29万元,相比2015年的8691.79万元基本一致。

也就是说,在境内销售金额并未发生较大变化的同时,依依股份的境内客户却发生了很大变化,依依股份与原先的众多境内经销商从2017年开始不再继续合作,转而向很多之前未合作过的新经销商进行合作。

更何况,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各类原材料的前五大供应商”信息,依依股份的主要原材料“流延膜”的供应商之一为“常州市亚泰塑胶有限公司”,该供应商成立时间是2017年8月,但是招股书显示双方首次合作是在2013年8月,这并不符合正常的商业逻辑。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依依股份申报上市前批量修改财务数据,这样的IPO项目华融证券都敢保荐?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频道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