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致富·新商机 > 周天勇:推进资产化改革与债务型经济模式的....

周天勇:推进资产化改革与债务型经济模式的安全

来源:,GDP,债务,信用,周天勇,资产 编辑:握不住的沙 浏览:15 发布:2021-04-02 15:20:36

投资研报

【券商金股精选】机构调仓还没有结束!挖到两只票分别有40%、60%空间

【新能源汽车每日动见】工信部重要文件为自动驾驶铺路,造车新势力交付创历史新高,透露什么信号?

【碳中和动态分析】晶澳科技看光伏技术路线问题;丽江市隆基三期25亿投资年产10GW高效单晶硅棒项目开工

【硬核研报】抱团股高估值未消化,中小市值又存较多价值陷阱,19连板“妖王”或激活次新股行情,精选20只优质次新股,下个10倍可能就在其中

周天勇:推进资产化改革与债务型经济模式的安全

从国民经济安全运行和增长的角度看,未来需要防范的是债务、价格、货币、金融体系等潜伏风险的爆发。这需要重构包含资产和债务的货币数理理论,为设计解决问题的方案提供学理基础。

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欧盟《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成员国的赤字率不能超过GDP的3%,负债率不能超过60%。事实上,20世纪后期,特别是21世纪头10年的美国次贷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以来,许多国家的赤字率和负债率都远远超过了这个水平。但是,欧美日等一些高负债和多货币的发达国家,并没有发生严重的消费品价格暴涨;“金砖”四国和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却发生了严重的通货膨胀和大幅度的汇率贬值。 这表明传统的QP=MV货币理论,已经无法解释GDP、货币规模、货币周转速度和价格之间的变动关系。

其实20世纪后期开始,各个国家的政府、企业和家庭,已经从传统的以收定支保守型的财务和财政,转变到了现代的支大于收举债型的财务和财政。前者货币发行的基础主要是GDP,而后者货币发行的基础除了GDP之外,还有越来越多的可交易和可抵押资产。在债务扩张型经济模式中,债务成了影响货币供应量和货币周转速度,以及消费品、生产资料和资产价格变动的重要因素。我们不得不对债务与资产之间的关系进行讨论。

周天勇:推进资产化改革与债务型经济模式的安全

债务可区分为信誉信用借款和资产信用借款两类。

从劳动力要素看,普通劳动者、人力资本和企业家,在人身依附及其交易制被废除后,他们本身不能作为借款的抵押物。他们借款的信用来自于能够还款的诚信品质、行为纪录、社会口碑等。普通劳动者借款,来自于其稳定收入能够还本付息以及以往还款的经历,但能够借款的数量较少;知识和技能较高的劳动者因其收入较高,并有较高的素质能力和信誉信用水平,能够借款的数量也较多;企业家和企业经济主体借款,如果出借方看重企业的信誉信用,则是以企业家身价以及企业实力和商誉作为信用基础。但是,普通劳动者、知识和技能水平高的劳动者以及企业家作为智慧型生物体,都有因意外、疾病和衰老而离世的风险;并且还会产生借款故意不还的道德风险。

从资本要素看,一是可以抵押借款的资产既包括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分类中的仓储生产资料部分,也包括权益和债务分类资产中的权益资产部分。二是货币、债券、股票、商业票据等虚拟资产,也可以抵押借款。但是,作为信用借款和货币增发基础的货币和准货币,如果数量过多,会使国民经济脱离实体经济而泡沫化。

从土地要素看,土地是债务扩大和货币供应最好的信用基础。其原因在于:土地是一种实物资源,与劳动力要素不一样的是,一般不会丧失;土地是一种实物资产,与虚拟的货币、债券和股票等资产不一样的是,除非社会需求太大和稀缺性供给,一般不会形成泡沫;土地是一种永不磨损的实物资产,与机械装备等不一样的是,其成本被摊销后,在生产过程中的成本为零;土地是稀缺资源,凭借其稀缺性形成价值,按照斯密古典经济学生产力贡献来源的分类,土地可以形成地租。并且土地也是一国规模最大的实物资产。

其实,一国可用于债务抵押的最大资产来源是土地资产。如果规定土地不能市场化交易,使其不能够抵押,则会大大缩小其债务扩大和货币发行的规模。土地非市场化实际上是将国家置于了债务链断裂、资产价格动荡、汇率跳水和发生金融系统性风险等极其危险的境地。

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土地要素市场化和土地资料资产化,特别是在债务型和多货币的经济发展模式中,作为债务信用保证和币值稳定之锚有着关键性的作用。美国工业化及后工业发展中美元币值稳定及其国际化,与其建国后的版图扩张、国土开发和土地资产化等密不可分。

德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面对崩溃的德国财政,并且稳定币值,沙赫特决定用德国有生产能力的土地为抵押,发行了32 亿土地马克。中国解放初,通货膨胀压力很大,人民币币值很不稳定,土地改革和当时的土地是资产和可交易吸收纸币,对主权货币发挥了基础之锚作用。而对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货币供给数量越来越大和债务越来越多格局下,人民币发行并且币值还能够稳定的基础是什么?学者们也从土地资产化和货币化的各个方面进行了解释。

根据不同生产要素的不同特性,本文认为需要从基础的数理关系出发,建立国内生产总值GDP×价格指数Pq+资产存量S×资产利率Ps=货币供应量M×货币周转速度Vm=债务规模D×债务周转速度Vd的三平衡宏观经济模型,当然可以在方法上将这一静态模型动态化。这一数理关系要说明的是:在以收定支的保守型国民经济中,稳定GDP价格和金融体系的基础,是货币的发行量要与GDP的产出规模相适应。但是,在支大于收的债务型国民经济中,货币的发行量不仅要与GDP规模变动相适应,而且还要与可抵押和可交易资产规模变动相适应。一方面,货币发行会使得资产数量发生变化;另一方面,币值稳定的基础也是可交易和抵押资产的数量。

中国出于参与全球扩大债务、多发货币经济政策竞争,以及本身扩张性经济政策遏制增长速度持续下行的需要,从经济学基础的分析方式上讲,不得不寻着这样一条思路去考虑问题和设计土地资产化和市场化改革以及刺激政策的组合。否则,债务和货币进一步扩张和发放,如果没有可交易和抵押资产作为基础,那么中国迟早会发生债务链断裂和货币盘崩。如果想保证未来国民经济运行和增长的稳定和安全,那么推进和深化数量巨额的城乡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性土地的资产化和市场化改革势在必行。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周天勇:推进资产化改革与债务型经济模式的安全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频道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