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致富·新商机 > 法院判了!金融机构借贷利率不适用4倍LPR....

法院判了!金融机构借贷利率不适用4倍LPR

来源:,民间借贷利率,LPR,借款合同,纠纷,温州 编辑:娱乐大家谈 浏览:19 发布:2020-11-14 16:32:02

法院判了!金融机构借贷利率不适用4倍LPR

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 于晗

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发布已近百日,关于新规是否适用于金融机构的讨论仍在持续发酵。

11月12日,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备受关注的平安银行温州分行与洪某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作出二审判决,明确该案系金融借款纠纷,不适用《民间借贷新规》中LPR4倍上限的司法解释。

法院裁定:案件不适用民间借贷司法解释

11月12日,温州中院发布消息称,该院二审判决认为,本案系金融借款纠纷,根据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因发放贷款等相关金融业务引发的纠纷,不适用该司法解释。一审判决将案件中金融借款合同里约定的利息、复利和逾期利息,按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4倍进行调整,属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

法院判了!金融机构借贷利率不适用4倍LPR

此外,在本案一审受理时,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尚未实施,该司法解释亦依法不适用于本案。

今年9月,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公布了一份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在洪某与平安银行的金融借款纠纷案件中,被告洪某应向原告平安银行温州分行偿付的借款以及利息、逾期利息,应按同期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计算,而非平安银行温州分行所主张的月利率2%,即年利率24%。

7月14日,该案件立案。8月27日,瓯海法院开庭审理。在开庭审理前一周,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修改的《民间借贷新规》,决定以每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LPR的4倍为标准,取代了原民间借贷司法解释中规定的“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司法保护上限。

尽管一审裁判文书不久后被瓯海法院从官网上撤下,但仍引起广泛争议。随后,平安银行温州分行就该案提起上诉,11月12日,温州中院进行公开宣判,“推翻”了一审判决。

《民间借贷新规》适用缘何争议颇多?

自8月20日《民间借贷新规》落地以来,商业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是否适用该新规,始终是行业关注的焦点之一。

虽然《民间借贷新规》中明确,“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因发放贷款等相关金融业务引发的纠纷,不适用本规定”,但其发布两个月以来,各地方法院在相关的判决上仍存在分歧。

据《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对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不完全统计,8月20日以来,全国各地涌现的各类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超过25个。在涉及包括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机构的众多案件中,既有以24%的利率上限作为判决依据,也不乏按照4倍LPR进行判决的案例。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认为,之所以出现分歧和困惑,是因为在之前的司法实践中,有部分法院判定金融借款合同利率是否过高时,参照了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同时,有部分法院引用了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4日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第二条第二款的有关规定。该规定将金融机构的利率上限界定为24%,与过去24%的民间借贷利率重叠。

业内大多认为,这两个24%其实是同一个标准,也就有了金融机构的利率不能超过民间借贷利率的说法。

肖飒指出,虽然金融审判意见中的24%出自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但《民间借贷新规》出台后并未修改金融审判意见的规定。因此,审判机关不得随意扩大民间借贷新规利率上限的适用范围,仍应以金融审判意见中24%的标准调减金融借款合同本金之外的融资费用。

“相较于民间借贷的合同主体,金融借款合同的融资主体需一定资质与条件,其承担风险的能力更强。因此,在《民间借贷新规》出台后,金融机构的放贷利率不受其限制而仍由金融审判意见调整,具备合理性。”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

就此次温州中院的判决来看,法院认定银行与借款人之间的纠纷属于金融借款纠纷,而非民间借贷纠纷,因此依法作出改判。肖飒认为,这是本次判决的意义之所在——金融机构借贷利率上限,可不参照民间借贷利率上限。

须进一步明确司法边界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认为,温州中院的判决代表了一个风向标。但是,相关判例还不够多,更未能形成系统性共识,在没有明确的“补充意见”或“打补丁”的前提下,各地方法院在法律适用方面很难说能够形成一致尺度。

9月30日,成都市郫都区人民法院的一例判决显示,作为四川辖内的一家持牌消金机构,四川锦程消费金融被要求按4倍LPR执行贷款利率。与此同时,《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注意到,在河南、山东等地法院的判决中,中银消费金融、捷信消费金融等公司涉及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在利率和罚息方面,是按照常规金融机构24%的标准在执行。

近日,在中国银行业协会组织召开的民间借贷司法解释与银行业法律风险防范专题研讨会上,中银协专职副主任金淑英就表示,“民间借贷利率新规对整个行业产生了一定的影响,银行卡、消费金融、汽车金融等领域专委会对此有比较迫切的愿望和诉求。”在研讨会上,相关法律专家和监管部门对行业关切问题给予了回应。

争议如何平息?董希淼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可通过发布指导意见、会议纪要等形式,在全国范围内统一裁判规则,并加强对地方法院的审判指导,减少因理解和执行尺度不一带来困扰,更好地维护司法公正。同时,加强对金融机构和民间借贷资本合法权益的司法保护。

董希淼还指出,目前小贷公司正在纳入地方金融监管,可以考虑将小贷公司等视同金融机构,不再适用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规制。

伴随着各类闭门研讨会、调研会和社会各界的呼声,肖飒指出,9月中旬落地的《关于加强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的通知》明确宣告,小贷公司从事的就是“金融服务”,意即“合法放贷机构”。结合温州中院的判决与小贷公司管理通知,肖飒认为,小贷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在未来是能沾上光的”,也就是说,未来其利率将会受到金融机构借贷利率保护上限的保护。

值得注意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近日对外公开。在建议稿中,央行将利率确定机制由此前的“商业银行应当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贷款利率的上下限,确定贷款利率”,修改为“商业银行按照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规定,可以与客户自主协商确定存贷款利率”。

苏筱芮认为,就目前建议稿的内容来看,新修订的商业银行法将有利于银行构建利率市场化机制。近期,《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也进入修订和征求意见阶段,随着金融监管顶层设计与立法的强化,在利率机制方面,也将可能有更加明确的规制。

免责声明:、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频道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