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致富·新商机 > 王忠民:中国对数字化区块链金融端和其他产....

王忠民:中国对数字化区块链金融端和其他产业端需求是十分旺盛的

来源:,2014世界杯,巴西世界杯,2014巴西世界杯,奥运会,里约奥运会,2016奥运会 编辑:财经微视界 浏览:17 发布:2020-09-10 15:20:15

寻找区块链力量第四期:可信数据和权益上链

银保监会陈伟钢:区块链技术发展的十大趋势

主持人:放眼全球,在区块链领域,中国的竞争力如何?我们发展区块链行业的优势和劣势分别是什么?

李杰力:我可以先讲一下。整个区块链技术到今天全球范围内来讲,应该说是比较新的。诞生到现在差不多10年的时间,我们看到世界各国,主要的那些科技领先的国家都在投入很大的资源,在这一方面,美国为代表,还有欧洲、日本、新加坡等等,都有很多创新型的企业,还有一些政府的支持等,都在这方面投入去做技术方面的研发和应用的落地。应该说在现阶段还都比较早,但是蚂蚁链建设一支具有全球比较领先的竞争力的竞争研发团队,在过去,我们也取得了很多技术上的进步和一些成绩。但现在我们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还有太多的事情、太多技术上的难点还要去逐一去解决。

那从应用的层面上来讲,应该说国外比较领先的主要在金融领域,特别是在货币的本身和金融衍生品,这两个方面。比如说从最早的比特币到现在比较火的,还没有上线的,我们知道Facebook的Libra项目,都是基于货币本身,在线的支付,这样一条新的体系。然后其他还有很多新的,都是金融衍生品,比较上层面的,它很多创新的模式,但是它往往缺乏一些底层资产的支持。但是可能是对未来的一种新的模式一种预演,这是国外看到的比较领先的、做得比较多的领域。

那在国内,我们应该说在应用层面,更多呈现一种遍地开花这样的现象、局面。特别是在政府的推动下,我们看到很多行业、很多地区都特别愿意来尝试不同的区块链的应用,所以说我们在国内,更多这种底层的落地,有些未必是最先进、最领先的技术来做,但是它比较有效地解决了某一个问题。

我刚才举了两个例子,还有很多的案例,它解决了一些问题,那我觉得在现在这个阶段,不管国内也好,还是国外也好,整个区块链行业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去跟场景结合。那光有这套技术,一套技术体系在迭代,那在什么样的地方能够先落地,能够去创造真实的社会价值、经济价值,它都是要跟场景结合的,所以我觉得这块是整个行业现在发展都在寻找的、探索的方向。

王忠民:我们可以说在基础理论、基础逻辑当中的进步,没有我们在应用场景中的进步快。比如说到了数字化时代,我们在基础理论当中,开源这样的一个原系统,开源的初始平台操作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境外,我们到目前为止,开源的源代码的语言什么都没有在我们中国产生。但是在应用当中,包括我们从区块链的应用角度当中,当然我们看看区块链在供应链、在代币的角度当中,他们走得比较快。但是我们在具体的区块链的应用当中,包括我们的支付,这样一些领域当中的进步。

现在再举一个在应用当中,我们今天快赶上国外的,在一起应用的东西。我们都知道,最近大家听到的IDC比较多,就是数据中心。如果在互联网时代,大家一提数据库这件事情,那就是在网上的这些数据怎么能够在你的服务区当中存储、调取、清洗、结构化这些东西。结果到了数字化的这个时代,到了新的时代,我们现在再看IDC的时候,我们IDC已经上升到新时期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个大的赛道了。但是从区块链在IDC当中,我们今天提出来的是分布式数据库,那这个我们跟境外的比较而言,几乎是前后不差多少时间提出的。

而分布式数据库一旦提出来以后,如果分布式数据库里边还是智能分布式数据库,那它就不是一个过去我们的一般数据库的清洗概念,而是里边的结构在日新月异地通过智能的,把分布式的数据找到了特殊的算法、特殊的链接、特殊的耦合,能够形成最有用的前端的结构化的数据输出。这样一个分布式智能数据库,今天我们的理念跟国外几乎是在同步认识到的。

如果我们再把未来智能的场景,像前端的时候,我们可以把前端的边缘计算和我们的分布式智能数据库当中的网络切片结合起来,就是未来实现智能化生产的一个东西。所以这个例子和所有这些当中,我们在基础理论,基础突破,我们可能还没有更多,但是在应用当中,过去我们是学别人应用,现在在应用当中,我们几乎走在前面,这是我说的第一点。

第二点,我们来看它的最大的问题是中国需求。我先举两个例子,to C端的金融的区块链的应用,是因为中国的需求群体特别大。但是这当中,如何就能够在两个场景当中,比C端的场景进步了两个东西,是因为中国注入了这种特殊的需求给我们的支付。

一个是我前年去杭州调研,也去我们蚂蚁看了,当年支付宝,包括后来的支付平台,能够把城市公共服务这块的支付全部完成,是因为当地的政府把水、电、气各种东西的,原来基于公共服务的,在银行支付的东西,全部给你开放,你给我完成。你完成了以后,既用了这个平台,收费还低,还可以让树种,可以方便地去做这件事情,结果做了以后,我们智能城市在支付环节当中大大提高了。而我们的数字化支付的平台在完成这个需求的过程之中,居然跟国外去比较的话,我们就做得更加有效。

最有效的一个例子还在于疫情来了,我们现在要把公共补贴放到当中。我们看到还是杭州最先说,我就通过支付宝这个平台去补贴,补贴到了之后,支付宝也要给一些补贴,支付宝当中的天猫、阿里的那些公司也给一些补贴,东西便宜了。然后我用这个补贴的支付形式全部发放,大家不用确定是谁,你在这当中,只要在杭州买这个东西,你的账户里面都有数字支付能力,你就去买。

买了以后,结果我们基于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的,基于当地的消费的场景全部爆发,爆发了以后,我们会想到,它的逻辑是,如果我们的税收是基于坚决地加内税的话,这些爆发的背后,我们原来补贴用的钱很少,但是我得到的税收的增长和当地的产业的成长性,包括支付平台公司和平台当中的销售公司,全部都成长。实际上我们把这个需求给他了,你替我完成这个数的成长,所以最后就兴起了,在疫情阶段我们大量地这种。

这个故事反映在我们今天,中国的人口,中国对数字化区块链的金融端和其他产业端,IOT端的需求是十分旺盛的。我们应该极早的,比国外还要给到这些平台公司,这些先进公司当中,让它去完成这个功能,结果你就可以在这方面走在前边。

陈伟钢:我认为区块链的发展在全球来说,世界上各个国家都很重视,应该说没有哪个国家说,这个区块链对我没用,它都很重视。前段时间我看了一个材料,就是全球2000强的企业名单当中,前100个头部企业几乎都有专门研究区块链的公司或者团队,包括我们像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这些比较大的银行,它也都有专门的团队去研究区块链,这是一些金融系统里面。再一个就是它本身就是科技公司的,你像苹果,像一些科技公司的,它本身就大量研究区块链当做它的方向,也是它应该去做的。还有一些是其他的一些行业,像石油、交通,这些企业也在研究区块链,所以区块链的应用是很广泛的,不光是金融,其他行业都有。那么它的基础竞争就明显,尤其是在专利的竞争上,是很激烈的。

我曾经也看到过一个材料,就是说我们在区块链的专利,在国际上,我们中国获得的专利可能过半。那么这个专利更多还是在应用领域,就是理论上的方面,我们会落后一些,但是在应用方面的专利会多一些。再一个是我们国内的专业机构现在是机构林立,良莠不齐,有些是真的研究区块链的,有些是拿着区块链做幌子,为了拉各种各样的竞标。就是说有些可能对区块链没有什么技术力量,或者根本就没有团队,也说我们这个公司是区块链的公司、区块链团队,这样也有,这是良莠不齐的。

但是我觉得我非常欣慰地看到,就是我们国家在区块链的应用方面,在我们的数字货币,这个应用我觉得是走在世界前列的。

我们的数字货币现在已经开始试行,目前为止,也不能说它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在试行当中,它就会越来越完善。它现在已经在试点,试点以后,如果真正用上了以后,我觉得首先在是使用数字货币方面,它的意义非常重大。比如说现在的防假币、防腐,防各种各样的洗钱等等,如果有数字货币的话,这些东西就轻而易举了。比如说假钞,我们现在防不胜防,不管有多好的技术,都有人去模仿,那未来数字货币就不可能用别的技术去再生你,因为这个总的账本就在人民银行,总的数据是一定的。不像现在人民币,你的钱可能会烧掉、会灭失,但那个时候,数字货币就不会灭失,你投放了多少个亿就是多少个亿,你多一分钱出来,那肯定就是假的,马上就能查出来,所以在这个防假币,尤其是在防贪腐方面也有极大的好处。

再一个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有了数字化货币以后,人民币的国际化会加快很多,所以在这点来说,我觉得我们中国在这个方面是比较领先的,我自己感觉。

频道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