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新发现 > 张一白:《燃野少年》就是一群人开心做“傻....

张一白:《燃野少年》就是一群人开心做“傻”事

来源:,张一白,燃野少年的天空 编辑:科学纪实 浏览:82 发布:2021-07-09 23:13:18

张一白:《燃野少年》就是一群人开心做“傻”事

由张一白执导,彭昱畅、许恩怡、张宥浩、尹正等主演的影片《燃野少年的天空》将于7月17日在国内上映。影片讲述一群青春激昂的少男少女在海南邂逅,他们要一起迎接挑战,去参加舞动奇迹大赛。

张一白导演这次大胆挑战青春歌舞类型,用华语电影中极为少见的歌舞形式来讲述不一样的“超快乐”青春故事。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他表示自己其实很早就想拍歌舞片,同时他也认为歌舞片很难拍,学习成本和时间成本是普通影片的好几倍,但摄影指导、美术指导和造型指导相对有过拍摄青春片或歌舞片的珍贵经验,加上日本顶级编舞老师的远程视频沟通和指导,大家迎接挑战,和电影里的故事一样,是一群人在一起很开心地做一件“傻”事,“那就是跳舞”。

不是“风犬”的电影版

从1998年的《将爱情进行到底》到2002年的《开往春天的地铁》,再到《匆匆那年》、《后来的我们》、《风犬少年的天空》,导演张一白一直深耕于青春题材影视领域,但同时他也在思考如何做出突破,展现新一代年轻人的青春故事。

新京报:这次《燃野少年的天空》里的故事和之前的青春片相比有什么不同之处?

张一白:当我58岁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我再拍青春片的时候,我应该拍一个什么样的青春片。因为我觉得除了错过的青春、遗憾的青春之外,应该还有一种青春叫做肆无忌惮的青春、自由奔放的青春。这次我想拍一个不一样的青春片,我希望拍出新一代年轻人的这种精神状态。这次我也冒险选择用歌舞这样一个外放的表达形式来承载内容,做一个超快乐的青春故事。

张一白:《燃野少年》就是一群人开心做“傻”事

新京报:这次故事的主角依旧是“老狗”,和剧集《风犬少年的天空》里的主角名字以及扮演者都是一样的,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张一白:其实“燃野”的剧本在“风犬”之前就已经开始在写了。“风犬”里的老狗叫涂俊,而“燃野”里老狗叫李泽林,这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物。老狗其实就是一个很平常的名字,许多我身边的年轻人和我说过,他们以前就有同学外号叫做老狗、狗哥。这也是最初设定这个人物形象的本意,就是一个非常普通常见的少年,有着一个非常普通常见的名字。但这一次“燃野”不是“风犬”的电影版或者延续,而是全新故事、全新人物以及全新主题,主要讲了一群咸鱼少年和杂草少女,一群各自都有青春难题的人,走到一起去干一件简单快乐的傻事,那就是跳舞。

我一开始做这个故事的时候脑子里最先想到的就是彭昱畅,我觉得他最适合这个角色,片中的那种“土帅”,活泼又无拘无束的表演风格和他本身的性格,都是最适合这个角色的人选。

新京报:为什么会选择做“超快乐”这样一个主题?

张一白:这是我的一个关于人生的价值观,当我们那么多人那么功利,那么多人需要成功、渴望成功的时候,能不能去干一件让自己快乐的事情呢?既然长大以后我们都要改变自己,那就在最青春的时期,简单快乐吧!青春最值得珍惜的就是一群小伙伴快乐地干一件傻事。

很难拍、有热情、很开心

对于目前的国内观众来说,似乎对国产歌舞片比较陌生。而电影《燃野少年的天空》将充满自由活力的歌舞和奔放肆意的青春融合,导演张一白与专业的幕后团队为国产青春片领域乃至整个华语电影界做出了一次突破性尝试。

新京报:为什么会想要做这样一个青春歌舞类型的电影?

张一白:歌舞片这种类型在中国电影里很少见到,青春歌舞片也是几乎没有。不管电影工业还是电影市场,歌舞片都是稀缺的,也是有风险的类型。我知道歌舞片其实是很难拍的,它是需要整个电影行业甚至娱乐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在资源经验甚至资金的保证之下,才有可能来完成的。我一直有个很强烈的想法想要拍这样一部歌舞电影,包括这么多年我也一直在学习和积累。

张一白:《燃野少年》就是一群人开心做“傻”事

新京报:为了迎接挑战,你请来哪些专业的幕后创作班底?

张一白:我们的摄影指导是余静萍,《少年的你》、《七月与安生》都是她的摄影作品。美术方面是翟韬老师负责,也是《七月与安生》、《后来的我们》、《第十一回》等这些优秀电影的美术指导,我们的造型指导吴里璐,中国台湾的第一部歌舞片《天台爱情》和中国香港的第一部歌舞片《如果·爱》都是由她来担任造型指导。其实大家都在各自的领域有着一定的成绩,但他们还十分愿意和我一起迎接挑战,带着极大的热情做这个电影,所以我经常说我们在一起,也和电影里的故事一样,是一群人在一起很开心地做一件“傻”事。

新京报:你想要拍的是什么样的歌舞片?做了哪些准备?

张一白:我早就想拍歌舞片了,可以说从拍MV到拍电影,就是在为它做积累做准备。但一直也在犹豫不决,我们到底要拍一个什么样的歌舞片,如何才能拍出中国观众能接受并且能喜欢的歌舞形式,也是我们的演员资源和工作资源以及拍摄经验所能支持的。舞蹈方面我们邀请了日本顶级的编舞老师akane,我之前在网上看到她的成名之作《bubble dance》,后来我是在日本旅行的时候,在一家音像店看到了她为好莱坞电影《马戏之王》日本国内官方宣传视频《这就是我》编排的舞蹈时,我觉得我找到了我想要的歌舞形式,这就是我想表达的歌舞形式。

张一白:《燃野少年》就是一群人开心做“傻”事

我们花费时间最多的就是对音乐歌舞的研究,包括和音乐总监张亚东以及舞蹈总监akane的沟通。张亚东老师是华语乐坛顶级的音乐制作人,每次拿到他的音乐的时候,他总是会带来惊喜。拍摄期间因为疫情akane老师没办法来中国,我们之间的所有沟通以及教学都需要通过视频通话来完成,还记得有一次我们把排练好的舞蹈视频拍给她看的时候,她都被感动哭了,真的是感受到了这些年轻演员们不顾一切的付出。

新京报记者滕朝

频道热点